主页 > M慧生活 >【2018・回顾】2018香港文化大事回顾 >

【2018・回顾】2018香港文化大事回顾


2020-06-12


【2018・回顾】2018香港文化大事回顾

彷佛真的不堪回首——2018事多,也死得人多,真係无病无痛是不能入选年度文化大事的……有逝去,有崩坏,有消失,有重建,有创造。回顾是为了甚幺?留低击伤你的石头,从错误里吸收。

一、2018,死得人多
作为文化媒体编辑,今年的最深感受肯定是,实在有太多重要的人死去了,悼念专辑都做到手软。单是谈香港文学界的逝者,都是一张赫赫名单:六月刘以鬯、十月金庸之过世,都是报章头版,尤其林燕妮与刘以鬯过世只差八天,更让人感觉2018老天对香港太残忍了。漫画家阿虫,儿童文学作家黄庆云,与诗人孟浪,影评人黄爱玲,虽没上头版,但在各自圈子内都是极受重视、身后哀荣。另外非文学界的逝者如高锟、锺士元、邹文怀,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。或有与香港相涉者如饶宗颐、李敖,也是压得死人的名头。缅怀他们,了解死亡的意义,虚词有另文探讨。

二、2018夏,文学大镬:
2018年的夏天,文学罕有地成为最热门话题逾月,乃因有三大负面新闻燃烧,而它们均是先在网络洗版,引发报导,再至传统媒体。

3accf4d8cf2f773b48eae45b384cf3c5

回应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列为二级不雅,香港文学馆发起联署及记者会,得到不少文化界人士响应。

.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二级不雅

村上春树长篇小说《刺杀骑士团长》本是2018重头文学书籍,但竟被淫审处评为二级不雅,消息由诗人宋子江脸书为爆发点开始广传,传媒、文学界、文化界反应强烈,皆批评为大倒退、有碍香港自由文化发展;报导及评论文章近百(见「虚词村上事件懒人包」),香港文学馆发起联署及记者会。按虽经强烈争取,要推翻不雅评级,须在三年之后;惟民间依然不息争取,以防同类事件再发生。

.图书馆与书展的失格
同样引来网络强烈反应的文学事件:由公共图书馆出版之中文文学奬结集书籍,本收录各得奖者之作品;而有得奖者赫然发现书中自己之文句多处被修改、置换用词,网上文学社群群起攻之,中间引发不少关于编辑程序及权力、文字风格、文学创作之自由原则的讨论。后公共图书馆向作者道歉,并表示会重印文集。期间相近:2018书展以爱情文学为主题,其手写字体海报甫出,在网上引来极大反应,作家、设计界、网民均形容为「堕落」、「不堪入目」、「美学崩坏」。并有意见认为书展设题偏重流行文学,水平有限,同时在作家选择方面遗漏太多。

a3a5f9e5dd93fce61a0b87b632256cd3 a1201a
马建和巴丢草事件敲响文艺界警钟,令人更为关注创作自由。

三、自由、红线与边界︰

.马建大馆风波
流亡异见作家马建受「香港国际文学节」邀请来港出席讲座,场地方大馆却在讲座进行前几天以「不愿见到大馆成为任何个别人士促进其政治利益的平台」为由,拒绝借出场地。一石激起千重浪,艺术空间碧波押闭馆七天以示抗议之外,多位作家及文化人亦表态支持马建,包括作家董启章、韩丽珠及「文化同行」成员杨雪盈等等(见〈马建重返大馆〉)。后大馆转軚重允提供场地;马建称事件提醒香港必须坚守言论自由创作自由的底线。

.巴丢草取消展览
在马建事件之前,中国异见政治漫画家巴丢草本受邀来港举办展览「共歌」,主办单位声称收到中国当局威胁,故以「安全考虑」为由取消展览,众皆譁然;原受邀出席展览开幕礼的嘉宾香港众志黄之锋、艺术家黄宇轩及俄罗斯异见乐队Pussy Riot,更在社交媒体透过对谈直播回应事件,谴责中共以暴力打压言论自由。展览虽被取消,巴丢草批判中国时政的其作品却被大量複製,并张贴在旺角商务印书馆铁闸上。

.大湾区到金马奖
港珠澳大桥通车,中共与港府大推「大湾区」机遇。香港作家联会副会长蔡益怀与一众建制作家提「大湾区文学」,却遭受不少香港作家一致冷待,担心「大湾区」式统战造成香港文学界分化,尤惧创作自由遭进一步压抑。国族、边界与统战问题,在第55届金马奖颁奖礼上演成激烈对峙。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得奖导演傅榆表示希望台湾被当成独立国家,同场大陆演员则口称「中国台湾」、「两岸一家亲」。并不存在不涉及政治的艺术;要维持自由发表政见的金马,则更难。

四、科技修改「人」的观念,《1984》真的来了
人工智能的文化命题一直是「能否取代人」,而近年人工智能对于文字创作的取代性备受注意,如AI人小冰出版诗集,网络出现「小说生成器」可以製作出数十万字的小说等等。2018年这类现象更愈演愈烈。

大数据是今年的热门关键词。网络消费以至单纯点击,所收集的数据,可以被集权式利用,描绘出每个个人的「虚拟绘像」,大陆更推出「社会信用系统」,以网络数据加上现实生活中的行为纪录作出「评分」,从而判断个体能否获得一些日常生活中的权利。不少评论指出这是《1984》等反乌托邦小说的真正实现,个体作为人的私隐权利何在?更不要说大量监视影像在网络流通,甚至成为艺术家如徐冰的创作材料。

科技已不止于改变日常生活文化,甚至开始动摇人的权利、人的自主这些存在的基本範畴。大陆出现基因複製而生的弥猴,也有大陆教授贺建奎催生经过基因编辑后的婴儿。人是否正在成为神?这是进步还是灾难的开始?

五、公共空间消逝:西洋菜街杀街(铜锣湾时代广场JL)
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专用区(下称菜街)2003年开始实施,名称本有「永久」一词;但在2018年,这个行人专用区却被终结。菜街始于公共空间的抗争,其多元文化、街头表演、历年政治表达也都曾是香港文化的代表,但近年因法轮功及反法轮功团体的争持、大妈舞及收费歌舞表演之噪音及扰民而成焦点,抨击声音不断,政府顺势终结菜街的公共空间。大妈舞及劣质表演之转战各区一度受传媒报导,而另一方面,铜锣湾时代广场的街头表演亦被组织入秉司法複核而有机会遭禁止。十多年来的公共空间运动在此遭受严重挫折,政府不以管理改善而是直接取消,或也是一种管治的诡术。(见「再见旺角西洋菜街小辑」)

六、媒体文化版面萎缩
纸媒利润收窄,首当其冲的往往都是不够赚钱的文化版面,本来文化推广版面走向网络以减少成本,但香港网媒经历变化后,文化网媒的点击率明显不能以hit-rate journalism的方式存活。2018看看,报章杂誌上的文化版面都有萎缩,不少整个消失,或改变成更能吸取广告的「奢华」消费版面,连文化网体都遇寒冬。文化记者要兼营life style甚至一般新闻炒作,力气都用来拍片。不少兼具作家身份的传媒人离开行业,媒体给文艺类的空间更少。

「虚词」《无形》在淡巿中创刊,拼搏之余亦感周围气氛肃杀,知道必须很努力才能创出生天。另外从《01》及《明周》出走的资深传媒人出版《就係香港》(being hong kong),同时亦有「隐形香港」等新媒体平台出现,虚词亦设栏目「进击的平台」作系列报导。

37073-12 35fdf8ae9329f0011650a77fa3d25644
大馆(左)及南丰纱厂相继开幕。

七、大馆、南丰纱厂、新闻博览馆开幕
香港艺文空间一直乏善足陈,2018年大馆、南丰纱厂及新闻博览馆三大活化项目相继登场,大馆不但以大量具备质素的展览吸引文艺界注意,更是文青的打卡胜地。但好景不常,自从强制取消(虽然最后如常举行)马建的讲座后,大馆一度名誉受损。艺术家程展纬趁机再次倡议《艺术家约章》,保障艺术家权益之余,更奋起对抗艺术政治审查,拒绝向创作自由让步。马建事件期间,艺文空间碧波押闭馆七天以示抗议,至年底,因公众娱乐场所牌照申请不果,艺术发展局决意于约满后收回碧波押的营运权,令人对政府的艺文政策投以怀疑目光。

八、香港文化人移民潮
因政治气氛抑压日益严重、社会核心价值与常识崩坏、楼价及生活指数高企不下,近年已出现移民潮。2018年的香港文化人移民潮亦成一小现象,移居台湾的知名文化人就有廖伟棠曹疏影一家、小说家陈慧、影评人蒲锋等。除了感情上的唏嘘外,「创意城巿」视文化人的聚居为指标,文化人的移民对于城巿的软实力不可谓没有影响。如果政府珍爱香港,绝对应该警醒。

九、#METOO
「#MeToo」作为全球风潮,终于来到香港。去年底,田径队员「栏后」吕丽瑶打破沉默,成为香港「#MeToo」第一人;香港小姐麦明诗亦随后响应,激起陶杰屡次撰文嘲讽「#MeToo」为「中国式大妈公审」。面对一个又一个「#MeToo」,诗人黄钰萤以长文〈#MeToo〉回应;同一时期,台湾诗人陈克华在脸书发表「女生嚮往当妓女」的谬论,向广大女性发出人身攻击,艺术家黄嘉瀛亦撰文回应,明言「歧视的导弹终将射向自身」,不禁令人想起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,林奕含以写作表明自身,文坛「#MeToo」问题值得关注。

9b080ee2099ba7462c18aa2d12d4e6b2 Artwork-preview-no-22s
《离骚幻觉》色彩丰富,再现50、60年代香港,令人期待。

十、《离骚幻觉》,自己动画自己做

港产片、粤语流行曲、漫画,上世纪80年代,香港不绝输出普及文化,后来因各种原因没落,难得江记江康泉去年凭《离骚幻觉》获得有「亚洲动画奥斯卡」之称的「DigiCon6 Asia大赏.评审特别奖」,今年正式发动网上众筹,众筹一开波即反应热烈,轻鬆达致目标!江记在接受《无形》访问时说到,香港人容易忘记历史,他在《离骚幻觉》里展示了不同年代及元素的拼贴,提醒大家别忘记香港的历史,也希望跟大家一起想像未来,毕竟「有些信念仍然可以追求」!不少文艺青年表示,离骚众筹是他们目击最振奋人心的一件事。




上一篇:


下一篇: